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漂浮的堡垒—拉姆利瑟艺术博物馆

库肯霍夫庄园凭借其花园中繁多的花品和良好的生长状态而闻名海内外。该花园曾在1950年和1958年举办过两届全国花球展会,在历史上曾是库肯霍夫庄园的一部分。该庄园向前可以追溯至1658年,当时其内部设有一个阶梯花园和一处人工堤坝,这两种元素的结合在全荷兰都显得独树一帜。到了1860年,整个花园由著名的景观设计师父子J.D.和L.P. Zocher进行了重新设计,而整座庄园也变成了国家保护遗产。在2010年制定的总体规划中,库肯霍夫城堡周围的区域被指定为“文化公园”。

库肯霍夫文化公园总体规划

总体规划的设计目的是在尊重历史背景的前提下,赋予博物馆建筑一个新的驱动力。博物馆的设计构思最终被KVDK建筑事务所转化为一种特定的场所环境和混凝土造型。设计中一个巧妙而精心设计的策略是将地基放置在原有堤坝的核心位置处,使博物馆成为景观设计、原有的梯田花园、开放沙地和丛林沙丘之间的枢纽所在。博物馆方案所在的地点具有一定的历史敏感性,为了确保该设计能够被荷兰文化遗产局全心全意接受,事务所进行了高频率的相互商议和精心的尺度设计,力求达到上述国家纪念性建筑监管机构的要求。

形式现代、与众不同

范德布洛克基金会的创立者是范登布鲁克家族,该家族也是著名的德克连锁超市的创始人,本次项目中是他们决定在文化公园中加入博物馆元素并委托KVDK architects事务所的建筑师阿里·科尔比主持设计这座小型的现代日光博物馆。结合任务书中的各项要求以及施加在项目所在地的文化和自然历史约束条件,设计最终呈现出一种现代而简洁的建筑外观。该建筑在公园里的树丛中猝然出现,四周没有任何过渡性地带的设置。室内布局为了能让基金会以食品和消费为导向的收藏品与未来的临时展览相间展出而对灵活性的要求较高。因此走廊被分成宽廊和大楼梯两部分,既可作为展示空间,又可以用作座位。参观路线参照了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设计原则,参观者从最高点开始往下穿行,行走过程中会自然而然地穿过所有展示空间,这种不断流动的路径规划形成了连续的空间。

谦逊质朴、热情温馨

该建筑主要有两部分体量组成。其中一个体量被嵌入到堤坝内并支撑其上部貌似“漂浮”的体量。悬臂空间在空中通过四颗树状的柱子进行支撑。外部造型质朴而整体,与周围的树木相协调,以大地色的细长彼得森砖制成。锐角形式的长立面与博物馆南边的道路平行。在入口处,堤坝的核心空间通过一面玻璃幕墙对外打开,该玻璃幕墙设置在巨大的雨篷和拱形堤坝之间,形成一种慷慨的欢迎姿态。堤坝由于这层玻璃面的设置而全段可见。进入堤防的体验感通过入口处一段赤褐色地板铺面得到进一步加强,它引导参观者在两块粗糙的深色石墙之间向着日光和上层颜色更轻快的空间进发。

全方位可持续发展

该设计中拥有若干智能的、被动式的可持续节能策略。例如,宽敞的玻璃入口有利于在展览空间内扩散日光,从而减少所需窗户的数量,简化气候控制机制。博物馆的仓库位于堤坝的中心处,可以省去不必要的降温设备和遮阳设施。博物馆还辅助有一些主动式的可持续措施,比如热能储存系统、卫生间的灰水循环系统以及可上人绿色屋顶等。

贵重的收藏品对建筑配套服务设施和安全系统的性能要求较高,它还需要建筑围护结构拥有绝热、低透热的性能。嵌入到堤坝的体量通过建材的选取和绿色屋顶的结合为博物馆形成了一个坚固耐用的外立面。

为所有人服务的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将于2018年年底向公众开放。来这里参观的一个重要特色是将观看和探索完美融合的体验感。所有年龄段的人都可以借助博物馆专用手机应用程序来享受私人向导服务,了解经典静物、超现实主义画作、装置、视频乃至数字艺术背后的基本信息。所有的作品都与博物馆的主题有关:食物和消费。

建筑路径

博物馆中的“建筑路径”是一条蜿蜒穿梭于不同高度空间内的通路,它将以前一些与公园景观有着明确互动关系的不寻常日光区串联起来。室内氛围根据日光照明和视野范围的变化而不断变化。在建筑的中心区域内,两条参观线路会汇合在同一条玻璃人行道上,游客从那里可以通过一面角窗看到四周的自然美景以及壮丽的城堡景色。角窗的侧边是以现代形式设计的教堂式侧窗,与竖向构件相铰接,利用简单的几何形态翻转角度形成闪闪发光的效果。数学狂热爱好者会从不同的比例关系中识别出此处的黄金分割比例。室外空间的设计中借鉴了一些业主方的背景元素,设置了一条蜿蜒穿过大楼的公共道路,让游客通过商店橱窗式的设计提前看到一部分博物馆内的稀有藏品。在本次利瑟艺术博物馆内,游客能够以浑然一体的方式体验艺术、建筑和自然。

每个展览空间都配备有自动感应空调和LED照明灯。通过对日光进行充分的过滤有助于减少能源消耗,同时柔和室内光照条件,为人们带来更加自然的博物馆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