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建筑为美国提供了230万个就业岗位

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U.S.Green Building Council )委托Booz Allen Hamilton咨询公司编写的《2015年绿色建筑经济影响研究》(The2015 Green Building Economic Impact Study)发现,绿色建筑在2015年为全美提供了230万个就业岗位,为从业人员带来1343亿美元的收入,绿色建筑的增长速度远超传统建筑业的增长速度,并将继续快速增长。

研究指出,预计到2018年,绿色建筑将提供全美三分之一的就业机会──约330万个就业岗位,并将带来1903亿美元的劳动收入,绿色建筑对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也有望达到3035亿美元。

“绿色建筑在美国建筑界发挥巨大作用,清洁能源和节能效应也已与美国经济融为一体。”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主席里克·弗德兹(Rick Fedrizzi)说。 “LEED等绿色建筑项目为超过230万的美国工人带来1340亿美元的年收入。绿色建筑的需求将继续增长,因为个人,企业和机构在对环境进行设计、施工和运营的过程中,将继续优先考虑可持续发展的方法。”

绿色建筑除了增加全美国内就业岗位、美国GDP和劳动收入,同时也让美国个别州的纳税和环境资产指标达到国家或者洲际水平。如德克萨斯州,绿色建筑从2015年到2018年为该州提供126万个就业岗位。绿色建筑同时也将有助于节约能源、垃圾、水和维护成本。

注:

LEED:由美国绿色建筑协会建立并推广的Leadership in Energy & Environmental Design中文译为“能源及环境设计先锋奖”,国际上简称LEED。目前在世界各国的各类建筑环保评估、绿色建筑评估以及建筑可持续性评估标准中,LEED被认为是最完善、最有影响力的评估体系,目前已成为世界各国建立建筑绿色及可持续性评估标准的范本。

LEED AP:即LEED Professional Accreditation,是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USGBC)官方认可的LEED认证专家,拥有该资格的个人能够顺利地管理整个LEED认证项目的实施。

LEED AP证书能够证明个人已经透彻地了解率绿色建筑的实践和原则,以及LEED评分系统。


而绿色建筑在中国则方兴未艾。

绿色建筑浙江标准先行

在杭州滨江区,钱塘江大桥南岸,亚科中心建筑是通过中国绿色建筑三星认证的,这是国内绿色建筑评估标准中的最高级别。因为采用了特殊的工艺设计,包括外立面墙体加装了10厘米的超厚岩棉保温层,外窗也采用进口的纯紫铜窗套,所以冬暖夏凉,无需开空调。另外这一建筑采用了地源热泵以及新风系统,这样就可以通过循环,实现温度、湿度的调控,而且还可以有效解决PM2.5超高的问题。在亚科中心,PM2.5几乎每天也都保持在30左右,按照通用的评判标准为优。

另外在湖州长兴的太湖边,也有一幢房子也同样冬暖夏凉,基本不用开空调,这个就是被称为“布鲁克被动房”的实验空间。在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某山地村民集中安置的新农村社区,这里的民居屋顶建设采用了光伏发电技术,家家户户都有一个能发电的瓦片屋面。这里240多用户并网发电,每户每年可以发电2000度左右,加上政府的补贴,不仅老百姓有收益,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既保护了生态环境,又改善了人居环境。

要绿色先得定标准

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加速发展时期,绿色建筑成为我国建筑行业的发展重点。日前,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公告,批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为国家标准,编号为GB-T50378-2014,自2015年1月1日起实施。原《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3T50378-2006同时废止。该标准由住房城乡建设部标准定额研究所组织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

《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50378-2014十大亮点

1、评价方法升级

旧标准采用了条数计数法判定级别,新标准采用分数计数法判定级别,这是新标准重大的更新元素。判定级别形态与国际流行绿色建筑评价标准LEED保持了相同性和一致性,应该说,体现国内绿色建筑标准设计者吸取和传承了国际绿色建筑标准精髓和特长,扬长避短,同时真实反映国内众多绿色建筑认证师内心的呼声。

2、结构体系更紧凑

保持原有“控制项”不变;取消“一般项”和“优选项”,二者合并成为“评分项”;新增“施工管理”、“提高和创新”。可以说,新增项内容促使绿色建筑设计、建设和运营的发挥空间更加宽阔,致使绿色建筑在整个生命周期内各阶段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同时,结构体系也沿用了国际主流绿色建筑标准LEED结构体系,这种结构体系已在国际大量工程中落地应用,评价方法和结构体系的更新升级,显现出国内绿色建筑逐渐踏入国际主流轨道。

3、保持级别不变

新标准绿色建筑等级依旧保持为原有三个等级,一星、二星和三星,三星为最高级别。

7大项分数各为100分,提高和创新为10分,7大项通过加权平均计算出分数,并且各大项分数不应少于40分。一星:50~60分;二星:60~80分;三星:80~110分。7大项包括:“节地与室外环境”、“节能与能源利用”、“节水与水资源利用”、“节材与材料资源利用”、“室内环境质量”、“施工管理”、“运营管理”。

4、适用范围更广

新国标将标准适用范围由住宅建筑和公共建筑中的办公建筑、商业建筑和旅馆建筑,扩展至各类民用建筑。应该说,新标准是一本繁杂和集成式绿色建筑标准体系,充分考虑建筑类型、建筑体量和气候区域,并做出更加特殊吻合评价指南。

5、条文定量和定性分析更加明确

旧标准中一些含糊的技术指标和概念将凸出明确解析,扩大了绿色建筑设计的深度和宽度,侧面折射出绿色建筑量体裁衣和因地制宜的思想,根据工程实际情况和本地特色特点,选择条文合适规定分数,既不有失绿色建筑设计元素,又增添绿色建筑设计师创造力。

值得关注是,更加详细和可靠的条文分数评价方法,为绿色建筑设计追求更高级别等级开辟一条全新绿色建筑设计通道。

新标准针对绿色建筑某些专项设计的技术规定更加明细,定量分析已经占据整个绿色建筑设计的主导位置,旧标准绿色建筑设计主导定性分析已悄然“消失”。

6、条文适用性更加清晰

每个条文均明确说明条文的适用性,主要体现在2个方面,譬如:A条文适用公共建筑;B条文适用所有民用建筑;C条文适用设计标识;D条文适用于设计标识和运营标识等等。

这些具体的条文信息促使绿色建筑设计工程师头脑更加敞亮,绿色建筑技术方案博弈之间不需要更多的斟酌和思考,解放了旧标准存在疑虑和质疑空间。

7、标准灵活性更强

旧标准采用的是条文条数判定,选择的余地和空间十分有限,导致很多绿色建筑设计师在追求更高绿色建筑等级出现了瓶颈。旧标准很多控制项内容均已经设置在得分项数内,譬如:人居住用地、人均公共绿地、绿化率等当前居住绿色建筑设计棘手的问题,如今似乎都轻松得到解决或规避,充分表现了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的以人为本,考虑整体,顾及个体的大局路线。

8、标准条文动态更新

新标准另一个最显眼的地方就是涉及行业和国家标准,没有具体的年分,仅存有具体的标号,意味着标准耦合建筑业最新发展动态变化,时刻更新,时刻升级。这个小小创举是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编制的重大创新信号,短短几字,足以表现出其形式蕴涵的力量。

9、标准评价难度增加

2006年至2014年已经走过整整8个年头,建筑行业诸多标准已经更新或将于近期颁布,譬如《建筑照明设计标准》2013、《建筑自然采光标准》2013、《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2014等,意味着绿色建筑技术性能参数集体升级,绿色建筑设计难度不言而喻。

10、标准附言

遗憾的是,新标准何时揭露神秘面纱,是众多绿色建筑工程师急切的共同心愿。相关部门作为绿色建筑行业的顶层游戏规则设计者和市场参与者,他们有为而为的行为实在让笔者感到唏嘘和忐忑,在新旧标准过渡徘徊的十字路口,前线人员亟待一剂良药,但却姗姗来迟。

相比之下,国际主流绿色建筑标准LEED新旧标准更迭的做法更深得民意,转折节点和标准公示促使奋战一线的绿色建筑认证工程师心旷神怡,消除诸多不必要顾虑和疑虑,赢得了众多的欢呼和赞美。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到2020年我国城镇新建绿色建筑占比要从2012年的20%提升至50%,同时,要健全相适应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包括加快制定、修订一批污染与排放等方面的标准,提高建筑物、道路、桥梁等建筑标准,依法制定更加严格的地方标准。

我国绿色建筑评价标准

图片关键词

地方性绿色建筑相关政策法规标准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